澳门太阳城游戏

English

卢晶亮:推广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托马斯·皮凯蒂的雄心壮志

2019-09-10
摘要为了有效推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制定有针对性的收入再分配政策,一方面需要不断完善相关统计数据,另一方面也要加强相关学术研究力度。

作者:卢晶亮(澳门太阳城游戏副教授)

2014年,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的《21世纪资本论》英文版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一经推出就引起全球热议,荣登纽约时报、亚马逊、华尔街日报等多个畅销书榜单的榜首位置。据不完全统计,该书已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在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版。在书中,皮凯蒂基于15年学术研究的积累,通过对300多年以来欧美国家财富收入历史数据的详尽剖析,论证了二战以来各国的不平等现象持续扩大,并将日趋严重。由于资本回报率高于经济增长率,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财富的积累和代际传递将不断加深贫富不均。在全书的结论部分,皮凯蒂提出了在全球范围内对富人征收累进税来改善收入分配的“激进”政策。《21世纪资本论》在学术界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激烈讨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索罗、保罗·克鲁格曼,前美国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前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格里高利·曼昆等著名经济学家都曾发表评论,或支持或反对皮凯蒂的论断。但毋庸置疑的是,皮凯蒂成功将收入分配这个古老而又重要的议题重新置于公众视线的焦点。

在《21世纪资本论》大获成功之后,皮凯蒂并没有停下脚步,一项更为宏大的计划在进行之中,那就是建立世界不平等数据库(World Inequality Database, 网址:)和推广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Distributional National Accounts)。世界不平等数据库的前身是2011年建立的世界顶端收入数据库(World Top Incomes Database),该数据库覆盖了20世纪以来30多个国家的顶端收入份额数据(例如,收入顶端1%人群的收入占全体国民收入的比重)。2015年世界顶端收入数据库升级为世界财富与收入数据库(World Wealth and Income Database)。除了收入不平等数据,新的数据库还加入了各国财富收入比(wealth-income ratio)以及财富不平等的历史数据,这些数据也是《21世纪资本论》写作的基础。2017年,世界财富与收入数据库正式更名为世界不平等数据库(World Inequality Database)。该数据库的研究团队以巴黎经济学院30余名学者组成的世界不平等实验室(World Inequality Lab)为核心,以70多个国家100多位学者组成的国际学术网络为支撑。全新的数据库力图提供更多国家和地区(尤其是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更长时间范围内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历史数据。

什么是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体系?

皮凯蒂的长远目标是建立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简言之,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就是综合利用税收数据、家户调查数据、国民经济核算数据及其他数据,采用统一的原则和方法,对每个国家国民收入和国民财富的分配状况进行全面和系统的估计。基于皮凯蒂和100多位学者的共同努力,数据库目前已经可以提供70余个国家和地区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历史数据。为了引起更多学者、媒体和公众对于不平等问题的关注,皮凯蒂坚持将所有测算结果和方法过程在数据库的网站上公布。此外,数据库网站还定期发布《世界不平等报告》(World Inequality Report)。最新的《世界不平等报告2018(摘要)》有九种语言版本可供下载,并且还有报告全文的英文版可供下载。

皮凯蒂为何执着于推广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方法?研究收入分配的传统方法存在哪些问题呢?基尼系数应该是公众最为熟悉的度量不平等的统计指标。收入的基尼系数用来度量总体收入不平等的程度,其数值位于0到1之间,越接近于1表明收入不平等的程度越高。世界银行的数据库收集了各国的收入基尼系数。基尼系数一般是基于一个国家有代表性的家户调查数据计算得到。以我国为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基尼系数基于全国有代表性的16万户住户调查数据计算得到。皮凯蒂认为,家户调查中涉及的收入无法很好覆盖全部的国民收入,尤其是资本收入,这是利用家户调查数据研究收入不平等最主要的局限。

按照联合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的定义,国民收入=GDP-资本折旧+国外净收入。从要素收入分配的角度看,国民收入=劳动要素收入+资本要素收入。通俗来说,国民收入衡量的是一个国家经济活动所产生的全部收入。但其中相当一部分资本收入(如私营公司的未分配利润)无法通过家户调查数据获得,因此需要结合其他数据对整体国民收入的分配状况进行估计。皮凯蒂认为,国民收入应该是研究收入分配问题更好的切入点,因为我们最终关心的是经济增长所产生的“大蛋糕”(劳动收入+资本收入)如何在全体国民之间进行分配。

长期以来,学界一部分研究集中于居民收入分配,一部分研究集中于要素收入分配。居民收入分配研究的局限在于研究所使用的收入数据(通常是家户调查数据或纳税申报数据)无法覆盖全部的国民收入,尤其是资本收入;而越是高收入家庭资本收入的比重越大,这就会造成对总体收入不平等程度的低估。要素收入分配研究的局限在于仅仅关注国民收入如何在劳动要素和资本要素之间进行分配,但归根结底劳动要素和资本要素都是归国民所拥有,劳动收入、资本收入乃至国民收入究竟如何在全国国民之间分配,这才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皮凯蒂和他的合作者们想做的就是打破两类研究之间的隔阂,综合多种数据来源,结合一定的统计方法,估计国民收入如何在全体国民之间进行分配。

如何进行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

看到此处,读者一定很想了解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究竟如何进行。接下来笔者结合皮凯蒂和合作者近期发表的关于中国国民收入分配估计的学术论文对该方法的思路进行简要介绍。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涉及到的假设和数据处理的技术细节较多,所采用的统计方法也有一定的复杂性。笔者在这里只对思路进行介绍,想要了解所有细节的读者请阅读原文。这篇论文是皮凯蒂和中国青年学者杨利以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合作撰写,2019年7月发表于《美国经济评论》(American Economic Review),题为“Capital Accumulation, Private Property, and Rising Inequality in China, 1978-2015”(中国资本积累、私有财产与不平等的增长:1978—2015)。该文一经发表就引起了国内学界的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主办的《财经智库》杂志将该文全文翻译刊载。在文中,皮凯蒂与合作者利用多种数据来源对中国国民收入分配的变动趋势进行了估算。大致思路如图1所示:

图1 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的思路:以中国为例(托马斯·皮凯蒂等,2019)

初步估计个人税前收入分布所采用的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住户调查,这也是前文我们介绍过统计局用来计算基尼系数的数据。但是住户调查数据对于高收入群体覆盖不足,为此作者采用所得税申报数据进行修正。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住户调查涉及的税前收入无法覆盖国民收入中的免税资本收入,比如私营企业的未分配利润等等。为此作者利用国民经济核算数据和家庭财富调查数据,采用一定的方法估计出个人免税资本收入的分布。最后,将前面得到的个人税前收入分布和免税资本收入加总得到最终的国民收入分布。

经过上述步骤,作者对于中国1978-2015年税前国民收入不平等及其变动趋势的估计如图2所示。图中实线是利用所得税申报数据和免税资本收入数据修正后的结果,而虚线是仅利用住户调查数据估计的结果(原始估计)。从中我们可以看出,1978-2015年收入最高10%人群的国民收入份额从27%上升到41%,而收入最低50%人群的国民收入份额从27%下降到15%,并且两个群体国民收入份额的比值从1上升到2.7,收入不平等呈明显上升趋势。原始估计的收入不平等变动趋势与修正后的估计相同,但修正后的估计显示更高的不平等程度。作者认为,两者之间的差异是由于对收入顶端分布的修正所致。如图3所示,原始估计显示2015年收入最高1%人群的国民收入份额为6.6%,经所得税申报数据修正后该比例上升为12.5%,经免税资本收入数据修正后该比例进一步上升为14%。

2 1978-2015年中国国民收入不平等:修正后的估计与原始估计对比

图片来源:托马斯·皮凯蒂等(2019) 

图3 1978-2015年收入最高1%人群的国民收入份额:修正后的估计与原始估计对比

图片来源:托马斯·皮凯蒂等(2019)

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任重道远

皮凯蒂认为,中国收入不平等估计的质量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例如,披露更多高收入群体所得税申报的信息,可以让我们进一步完善对收入顶端分布的修正。从前文的介绍可以看出,基础数据的丰富程度及质量对于进行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至关重要,如果数据不足就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利用一些假设和统计方法来进行弥补。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皮凯蒂的另一篇论文(合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伊曼纽尔·赛斯(Emmanuel Saez)、祖克曼,2018年5月发表于《经济学季刊》(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题为“Distributional National Accounts: Methods and Estimates for the United States”(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方法以及基于美国的估计)。在文中皮凯蒂和合作者利用更为丰富的数据对1913-2014年美国税前和税后国民收入的分配及变动趋势进行了估计。阅读此文可以加深对于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方法的理解。

总结来看,皮凯蒂倡导的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还处于起步阶段,任重而道远。近年来,皮凯蒂与合作者运用该方法关于印度、中国、美国、中东地区、俄罗斯、法国等国家和地区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研究的学术论文陆续发表,关于更多国家的研究也在进行之中。所有这些研究结果都以数据可视化的形式在世界不平等数据库的网站上呈现。读者可以查询每个国家不平等程度的变动趋势,并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不平等程度进行比较。图4显示的就是世界不平等数据库网站提供的各国收入不平等状况的对比。图中左侧列表显示,我们还可以选择查看人均国民收入、人均GDP、人均国民财富、财富收入比等多种指标的国别比较。值得一提的是,网站对各国基础数据的质量也有评估,用1到5星来表示。例如,美国和法国的数据质量为5星,瑞典和德国的数据质量为4星,中国和俄罗斯的数据质量为3星,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数据质量为2星。可见,随着各国基础数据质量的不断提高和统计方法的不断改进,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将进一步完善。皮凯蒂的远大目标是成熟的分配性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能够被各国政府统计部门采纳,如国民经济核算一样成为常规性的政府统计数据。

图4 收入不平等的国别比较

图片来源:世界不平等数据库网站(

十九大报告指出,现阶段我国收入差距依然较大。总体来看,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滞后于其他经济改革。为了有效推进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制定有针对性的收入再分配政策,一方面需要不断完善相关统计数据,另一方面也要加强相关学术研究力度。在完善统计数据方面,有关部门可以尝试:(1)完善住户调查中收入数据的收集方法并加大微观数据对学界的开放力度;(2)定期发布更为丰富的所得税征收信息;(3)加强有关居民财富状况的调查。而在学术研究方面,希望以往研究微观居民收入分配和研究宏观要素收入分配的学者能够加强合作,开拓出新的研究思路;也希望更多不同领域(劳动经济学、公共经济学、宏观经济学)的学者能够更多关注我国收入分配问题的研究。

 

主要参考文献:

Piketty, T., Yang, L., & Zucman, G. (2019). Capital Accumulation, Private Property, and Rising Inequality in China, 1978–2015.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9(7), 2469-96.

Piketty, T., Saez, E., & Zucman, G. (2018). Distributional National Accounts: Methods and Estimates for the United State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33(2), 553-609.

托马斯·皮凯蒂,杨利,加布里埃尔·祖克曼,刘欢.中国资本积累、私有财产与不平等的增长:1978—2015[J].财经智库,2019,4(03):5-46+139.


返回